国之作 - 方姳玉 大诗词人访谈 台湾大音乐人小虫访谈(其中谈到罗大佑和李宗盛)
方姳玉
会员
fangmingyu.guozhizuo.com
人气总值:261062
地址:
北京东城
Email:
fmy@guozhizuo.com
大诗词人访谈
标签: 07组(方姳玉)
台湾大音乐人小虫访谈(其中谈到罗大佑和李宗盛)
备注:《爱江山更爱美人》、《任逍遥》 、《花太香》、《心太软》
内容 转发到站外


小虫
  掌握华语音乐话语权多年的台湾音乐圈中,有三大音乐人,四大幕后天王,小虫都恭列其中。三大音乐人之二罗大佑、李宗盛风格鲜明,带着极深的个人烙印,时至今日亦无后人能够超越,小虫却如万花筒般包罗万象,柔软万端。1983年起,他已在创作之路上奔行,在等同于许多八零后生命长度的音乐生涯中,他笔耕不辍写了两千多首歌,涉及你所能想起来的几乎所有音乐类型:古典、摇滚、嘻哈、R&B、中国风……最传奇的一点在于,各位歌手或一炮而红,或焕发第二春的歌曲,几乎都由他包办。任何人回溯华语乐坛,任尔上穷碧落下黄泉,都没可能避开这个名字。
  小虫
  小虫,1958年出生于台湾高雄,本名陈焕昌,他的音乐创作风格,千变万化,朗朗上口,容易传唱,也许你不认识他,没听说过他,但他作的歌却漫天飞舞,总是会让你惊讶地想:原来这首歌是小虫作的呀!
  爱之初体验
  “我完全没有办法忘记那个感觉,人生当中的第一个音符”
  本名陈焕昌的小虫,音乐人生的第一位带路人是他在教会当清洁工的阿姨,她把6岁的陈焕昌带进台湾乡下一间天主教堂,他听到了修女的钢琴声,从此开启了天堂。这是音乐与爱之初体验,神父与修女,是他的启蒙者,开始音乐生涯之后的20余年间,他接替了神父的启蒙角色,成为多位歌者认识自我的引导者。彼时台湾经济正处于发展迅猛的时期,流行音乐大规模吸纳人才的程度前所未有,整体映射了移民社会的心态和文化的巨大变迁,使得20多年的时间里,台湾音乐前赴后继,涌现了一批传唱度极高,红遍整个华语圈的流行曲。小虫和他的音乐既是这一大潮的参与者,同时也受益其中。
  南都娱乐:大家都知道你不是科班出身的,但你人生的第一步究竟是怎么迈出去的,却鲜为人知。
  小虫:因为我一出生就是天主教徒,小时候是我阿姨和奶奶带大的,住在乡下,我阿姨是教会的义工,每个周末她都要去清洁打扫,我就跟着去。那个时候还没上小学,大概六岁多,每个礼拜去教会都会看到修女弹钢琴,就觉得非常新奇。那个钢琴用布盖着,我的胆子也挺大,有一天趁人不注意躲在钢琴底下。等全部人都走了,教堂空空荡荡安安静静,我再偷偷摸摸地从三角钢琴的底下慢慢钻出来,然后拨开一点点布,手弯出去,把那个琴盖掀开,然后就伸进去弹了几句。那个盖还盖在我手上,真不知道小孩子的手怎么承受得住。那很疼,但是你知道,弹下去那一声,简直就像天堂。
  南都娱乐:你还记得当时的具体感觉?
  小虫:我完全没有办法忘记那个感觉,人生当中的第一个音符,触动我心灵上所有的音乐线。我那时候就觉得,哇,这声音怎么这么美妙。当然人是比较贪心的,弹了一声不够弹两声,就去“叭叭叭叭”,因为不会弹,钢琴盖还盖在手上,手指痛,但还是继续不断游弋,后来我的手就被抓出去了,我被从那个钢琴底下拉出来。
  南都娱乐:被谁抓住了?
  小虫:神父。神父很和蔼地跟我说:“你喜欢弹钢琴吗?”当时我整个人吓得快尿出来了,小孩嘛,很害怕。然后神父也没等我回答,就把我拉到坐在他腿上,把钢琴盖掀开,拉着我的手开始教我弹。如果当时我被打,那就没有现在的我了,但当时神父给我的是爱。后来是神父教一点,修女也教一点,就这样无师自通了,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子。
  南都娱乐:这么多年下来,你认可的学生大概有多少个?
  小虫:全认可,不认可的不让他出来(笑)。不知道哎,数不清,太多了,梅艳芳、张国荣也唱我的歌,钟镇涛、杜德伟、任贤齐、陈淑桦、潘越云、辛晓琪、周华健……多了。还有呢(笑)?你要问我最喜欢哪一首歌吗?

   南都娱乐:虽然为这么多歌手写过歌,做过制作人,但好像有两个歌手被你提到的次数比较多,一个是任贤齐,一个是杜德伟,是不是你在他们身上比较用心一点?
  小虫:也不是比较用心啦,我这个人的个性其实是那种“姜太公钓鱼”型。
  南都娱乐:愿者上钩?
  小虫:对,我会钓一条线下去,如果你反过来一直追着我,让我看到你的诚意,我绝对帮你到底。如果我的钓钩放下去,你自己却慢慢打退堂鼓,“哎呀老师好像不太理我”,那可能你就没什么机会了。如果这个学生觉得老师说的是对的,而且是一心一意要跟着老师,我就会帮。所以最早做杜德伟的时候,我改变他很多,他原来唱的歌曲跟张学友差不多,当时的他,绝对不是R&B天王。但是我跟他讲,Alex(杜德伟),你其实有另外的声线,你爸爸是菲律宾人,你继承了爸爸比较洋化的这一方面,如果仔细去努力的话,可能会得到一些比较不一样的东西。他果然非常努力,去听了很多老外的歌,还到美国去进修,然后无论是视觉形象,还是声音,都完完全全改变。我就给他写了一首歌叫《钟爱一生》,就红起来了。后面就是《无心伤害》啦,舞曲啊,他自己又跳得很好。
  南都娱乐:你当年还晾了任贤齐三年。
  小虫:对,那个时候我其实也在考验他。因为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嘛,你真的愿意吗?他很积极。
  南都娱乐:积极是指那三年里,他在办公室里一直勤勤恳恳擦地、打扫卫生?
  小虫:所谓积极是要让我看到你的心是不是定了,你是不是真的要跟在我身边。他可以在这三年里,去跟李宗盛嘛,去跟罗大佑或者谁,对不对?你为什么要跟在我身边,是不是相信你的导师会给你什么,或者相信你导师跟你说的?其实在三年里面,我一步一步在告诉他,当时他又演戏,又主持节目,又要出唱片嘛,我说小齐,主持节目跟出唱片是两回事,如果你要唱歌就专心唱,那主持你就要放弃,因为当主持,你难免会有比较诙谐、搞笑的动作。你搞成这样,人家还相信你会唱歌吗?所以你这块一定要放掉,这个是赚钱的机会没有错,但是你要表现给我看,如果真的要唱歌,这一块是绝对要删掉的。
  南都娱乐:所以他就……
  小虫:删掉了。因为我是那种冷眼旁观型的,就是说我钓了这条线,你虽然不在我的交涉范围之内,但是我可以看到你跟别人交涉范围之内的所有言行举止。小齐应该算我所有的学生里面跟我最近的一个,可能这三年的磨炼到了,我说人真的不能水涨船高,你今天起来了,真的是有很多人帮助你,而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。他都听进去了,不说音乐,他也是学到我最多理念的一个人。
  南都娱乐:得你真传?
  小虫:对。所以当我在很困难的时候,小齐及时拉了我一把。因为我有会计卷款逃了嘛。(900万?)对对,然后那个时候很惨很惨,我也没跟小齐说,因为他虽然已经如日中天,家财万贯啦,但是我原来过得也不错,只不过后来被捞了一笔。小齐自己从新闻里面听到这个事情,当场把现金拿到家里来,“老师,我帮你度过这个难关”。
  南都娱乐:你当时有没有收下这笔钱?
  小虫:我收了,因为我其实需要。但我跟小齐说“这个钱我一定会还你”。他说“不用,老师你给我太多”。其实也不是因为他给我这个钱之后我才对他好,反正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嘛,应该就是这种感觉。到现在为止,我们的关系还是非常亲近。
  滚石三巨头
  我和李宗盛关系最要好
  台湾流行音乐进程的里程碑之一就是滚石的诞生。在后来者眼中,它已经不再只是一家唱片公司,而是一个承载了八九十年代烙印的音乐图腾。而罗大佑与李宗盛,则是滚石的硬招牌,从这个程度来说,称滚石为台湾流行音乐的奠基石也不为过,整个华语流行音乐圈的半壁江山都是由此而起。而作为滚石时期的主要创作人,与罗大佑的深沉、李宗盛的细腻不同,小虫堪称全能圣手,他的风格太过多样,近乎无风格可言,但这样极度圆滑,恰恰得以极佳地适应当时台湾井喷式的音乐需求。
©2018guozhizuo.comICP备14019861号
返回
顶部